飞鸽书院 通过搜索各大小说站为您自动抓取各类小说的最快更新供您阅读!

这些细微的声音在寂静的走廊里过于明显,就算它们仅仅出现了一秒左右,众人的目光仍不约而同的聚焦在发出声音的各处。

俞曜踉跄一下,扶住了自己的腰。

难道是最近学习过度,所以腰有些酸涩?

等等,不对!

“你们有没有感觉……身体上多多少少都出现了一些异状?”俞曜左右扭了扭腰,先前的酸涩感竟已消失,就像从未出现过。

但他总觉得,这一切不是巧合。

“我……”柏莎似是想说些什么,奈何发出的音节极为沙哑,便没有再说下去。

白熊疑惑的望了一眼N.E,他感觉身体状态良好,并没有任何异常。

“刘彬彬,你也不舒服吗?”俞曜忽然发现刘彬彬一只手撑着墙,左腿微微抬起。

“啊,我,没有啊!”刘彬彬惊慌地站直身体,在左脚接触地面那一刻,面容有一瞬的扭曲。

“亚历山大,你怎么样?”戴安娜问道。

只见亚历山大的头摇得如同拨浪鼓,似乎在极力否认他身上的不适感。

但事实上,那个“痒”字,正是他发出的。

并非奇痒难忍,而是类似于被蚊子叮咬过,总想伸手挠一挠的感觉。

“你……在看什么?”这是王白石在零点过后,第四次感受到来自于苏小雨的视线,他们本已形同陌路,关系全靠活动小组维系。

苏小雨抬起手,指了指王白石的脸颊,“小白你的右边脸,好像肿了?”

他们是过往朝夕相处的人,彼此最为熟悉,苏小雨从刚刚就觉得,王白石的脸似乎出现了一些变化。

王白石怔了半秒后,走进最近房间的卫生间,在镜子前仔细地端详着自己的侧脸。

不知道是不是因为俞曜提起的那件事,导致的错觉,他觉得自己的左右边脸似乎真得有轻微红肿。

“摸起来是有一点奇怪,但我没有任何不适感。”

“刘彬彬脚底不舒服,亚历山大后背痒,柏莎嗓子不适,我的腰有轻微的僵硬感……”俞曜通过众人的反应,推测出这些。

这之间……有什么联系吗?

“只有一年生身体出现了感知上的变化。”N.E突然说道。

“与其说是感知上的变化,不如说是生病了。”戴安娜来到柏莎旁边,示意她张开嘴,她看了又看,眉头微皱,“看起来并不严重,不应该影响说话啊……”

“最近的医院距离我们这里有十分钟的车程,当然是在不堵车的前提下。”北荷用手机导航了一下位置,“但是明后两天,旅行日志上的安排,似乎并不允许我们去医院检查。”

旅行日志将day5和day6安排的满满当当,足有二十余个景点需要他们打卡游玩,虽说中间偶有半小时空余时间,但绝不允许他们前往医院。

“或许我们可以叫更专业的医生上门?”俞曜提出想法。

“没有更专业的仪器,换个医生也不会比戴安娜好。”白熊瞥了俞曜一眼。

“窗外的鬼影……会和这件事有联系吗?那鬼影不在17层,却在16层,分明是盯上我们了。”白熊忽然觉得胸口有些闷,可能是酒店走廊空气不流通,亦或者是……他也要生病了。

那鬼影肯定并非因为他们是红岛成员,所以才被“设定”跟随他们,而是别的原因……

而这个原因,或许就是破解本次社团活动的关键。

“柏莎的症状,似乎很早就出现了。”戴安娜回忆道,早上的时候,柏莎就曾咳过两声。

“从一年生开始……再到二年生、三年生……”白熊似乎找到了一丝规律。

现在,一年生的症状都比较轻,柏莎的嗓子虽然极其沙哑,但据她本人所说,她只觉得嗓子有异物感,不是很痛。

倘若身体上的异状和死路有关联,他们几乎可以预想的到接下来这些症状一定会越来越严重。

尹天明望着多数人疲惫但又强撑着精神的神态,开口道:“先回屋休息吧。”

刘彬彬刚打完一个哈欠,此时听到尹天明的话,顿时有些惊喜,然而他刚准备跟上去,忽然又想到了什么,害怕道:“屋……屋外有……”

有鬼!

在走廊里,他们看不到屋外的鬼影,但是那鬼影仿佛永不驱散一般,始终停留在原地。

要回到被女鬼盯着的房间内睡觉吗?

“不如……我们去403房间挤一挤?还能离一楼近些,或者再开个大点的房间。”俞曜说道。

“窗外的东西,不是换房间就可以躲开的。”尹天明说,“我们七个人在一起,没有什么可怕的。”

“好……”刘彬彬觉得这话在理,虽说内心还有些胆怯,但也选择听从。

两个社团回到各自刚才的房间内,自行分配人员分批休息,就算睡不了多久,也能恢复些精力。

社团活动时间,才堪堪过去四分之一。

自进入屋内起,刘彬彬就一直低着头,不敢看窗外。

从其他人的描述中,他知道窗外的鬼影仍保持着最开始的动作,在夜空中凝滞。

他作为第一批休息的人,躺在床上,强迫自己进入睡眠。

或许真的是因为人多,所以更有安全感,他竟有了困意,很快便意识模糊,睡着了。

——还,给,我。

耳畔有一道空洞的声音,试图冲破意识的防线。

刘彬彬觉得自己醒了,他努力地想要睁开双眼,身体却鬼压床般动弹不得。

——把它……还给我……

谁?!

那声音不男不女,夹杂着令人难以体会的复杂情感,如深夜的老鼠在地洞里窸窸窣窣,又好像某种摄人心魄的呼唤。

呼——

一阵冷风浸透刘彬彬的四肢百骸,彻骨的寒凉使得他瞬间睁开了双眼,整个人弹簧般地坐起身。

这一刻,他的眼睛不偏不倚地扫向窗外。

此前一直遮住窗户的窗帘,不知为何露了缝隙,窗户大开,夜风灌入,一只手从外面伸进屋内。

“啊——”刘彬彬恐惧地大叫,他跳下床疯狂地摇着另一个床上躺平的俞曜,试图将其叫醒。

滴答,滴答。

伸进屋内的那只手异常惨白,而“手”也只是它的名词罢了,不如说是人皮包裹着骨头,明明没有一丝血肉,却从指尖滴下了血。

刘彬彬摇着摇着,忽然不动了,脸上亦流露出一种绝望的神情。

这个房间,哪还是他们休息的房间,而是最开始他和俞曜醒来的房间。

而此时此刻,俞曜却好像再也醒不过来了!

《我行走在深渊世界》无错的章节将持续在飞鸽书院小说网更新,站内无任何广告,还请大家收藏和推荐飞鸽书院!

喜欢我行走在深渊世界请大家收藏:(www.fgsy.net)我行走在深渊世界飞鸽书院更新速度全网最快。

飞鸽书院推荐阅读: 异闻档案古墓密码棺服不语九龙拉棺师兄大棺人异常人生漫步实录盗墓聊天群里个个都是人才摸金密符之黄泉城读取恶魔的内心东北惊奇先生名侦探修炼手册青灯鬼话失落世代我用物理手段除妖灵气复苏:我才不是幕后黑手死神游戏群抬龙棺阴阳鬼术直播探险:开局扮演冷面麒麟骨相肉相皮相我是鬼老大我是破案之王阴阳鬼探阴婚诡域档案我的治愈系游戏一人之下:龙妻迷雾求生游戏我行走在诸天世界迷雾战争:开局签到一个惩戒摸金天师我能闻到它们恐惧的味道养狐为妻我的阴阳招魂灯都市之神探图书馆御魂者传奇天机之神局绝密勘探神秘复苏我能签到四次午夜凶车熟睡之后必有妖孽民间禁忌杂谈望断阴阳凡间狱致命游戏指点考古队,竟被当成盗墓贼我家老板非人哉封印神明纹身店诡事
飞鸽书院搜藏榜: 黄河古事骨笛无限回档茅山神婿毫无疑问我没疯诡异永动机别浪诡门十三针走阴山直播探险:开局扮演冷面麒麟从九叔僵尸世界开始骨相肉相皮相尸人借命林正英:这届徒儿太秀了我是鬼老大法网真情异常人生漫步实录在克苏鲁世界科普神明囧事夜店妖事民调局异闻录后传极品阴阳师面具妖怪子良的故事我老爹是阎王爷阴长生阳债阴偿:鬼王大人夜夜撩盗墓!开局觉醒时光虫诛邪最强捉鬼炼妖系统地狱阎罗王死亡回忆主职医生赵十三来了盗墓:从七星鲁王宫开始受伤就能探宝薪火游戏来自阴间的新娘我家的狐仙驭房有术梦灾末世生存指南恐怖妖妻我的千年蛇妖女友人皮诅咒断命师神秘复苏,开局夺舍方镜邪门儿我是破案之王水晶地图阴阳鬼探神算小道士我在异界盗墓
飞鸽书院最新小说: 凶兆:黑白照片张公案穿着新尸上学去阴阳鬼探夏墟气御千年我的阴阳招魂灯乌龙阴阳师替身鬼胎茅山鬼道之尸道诡墓盗墓诡话古墓迷津龙棺鲁班书极品阴阳师诡电脑活人禁地鬼喘气玄欲我当方士那些年千年冥判防鬼宝鉴驱鬼警察阴阳猎鬼师阴山道士笔记古墓异录尸身尖叫青灯鬼话济世鬼医我当鸟人的那几年茅山道士传奇观北斗我的盗墓生涯鬼葬葬尸经棺山夜行见鬼实录我和我身边人鬼墟鬼命官娶鬼女超级僵尸东北农村诡异故事我捉鬼的那些年术士笔记跳大神茅山宗师租鬼公司我当算命先生那几年小道士笔记